新乡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产妇丈夫起诉助产士人身伤害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5:41 编辑:笔名

  > 产妇丈夫起诉助产士人身伤害 09:01:15

  陈默守护着病床上的妻子

  助产士张吉荣曾在发布会上“以人格担保没有动针”缝肛门。

  据央视报道2010年7月23日,深圳一名孕妇在凤凰医院顺产下男婴后,被丈夫发现肛门处被缝线。助产士张吉荣称是免费为其做了痔疮手术,但产妇丈夫陈默怀疑助产士因索要红包不成伺机报复。凤凰医院院长则表示,肛门肯定没有被缝上,并非医疗事故。由于助产士和产妇家属各执一词,这一事件也被媒体称为暂无结果的“缝肛”事件。

  事发一个月后,助产士张吉荣以名誉侵权为由,把陈默夫妇以及两家深圳媒体告上了法庭。法院裁定陈先生败诉,赔偿助产士3万元及赔礼道歉。2012年2月11日播出的央视《调查》对深圳缝肛门事件进行了调查回访,对于事件的真相,当事双方仍旧各执一词。目前,产妇丈夫陈默诉深圳凤凰医院和张吉荣的人身侵害案件,已经进入到了一审阶段。经历各种调查、两场官司,这场发生在医院、患者、媒体之间的“缝肛门事件”到底如何步步衍生,谁是终的受害者?对双方分别进行了采访。

  调查

  双方依然各执一词

  2011年11月,在那场曾经引发公众密切关注的深圳“缝肛门事件”发生一年半后,在深圳和陕西分别见到了事件双方当事人,产妇的丈夫陈默和助产士张吉荣。一年半前的那场事件至今仍然没有终结,而那场意外的事件本身却彻底改变了双方的生活。产妇的丈夫陈默说事发前他在深圳租住的是公寓,而如今,为了照顾妻小、打官司,生意没了,工作没了,屡次被迫搬家,现在他租住在深圳市城乡接合部,家里只有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但是对于一年前的“缝肛门事件”,他的态度依然坚定无比。

  陈默:我的判断至今还是坚信不疑的,张吉荣跟我的描述是我的妻子有痔疮,我认为她就是在编造一个谎言。

  当年,事件的另一方深圳凤凰医院妇产科的助产士张吉荣,因为“缝肛门事件”丢了深圳的工作,回到陕西老家,目前在一座矿区小城独自生活,生活拮据,一年半过去了,再次谈起“缝肛门”事件,张吉荣依然十分激动。

  张吉荣:如果我做了缝肛门的这个事件,我就以我儿子的名义起誓,如果他一直认为我缝了肛门,让他以他儿子的名义起誓,我诅咒他,真的。

  回放皆因红包引起

  2010年7月23日下午3点45分,39岁的陈默和他25岁的妻子在深圳凤凰医院迎来了儿子的诞生,妻子顺产,新生儿健康,本来一切都那么顺利,可是快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陈默:差不多9点左右,麻药劲已经散了,她说屁股痛,在那拼命地喊叫,我就问她“哪儿?怎么回事儿?”,她说肛门那儿疼的受不了了,我掀开被子一看,就发现一圈都是线,肛门凸出来很多东西,肿成那样。

  妻子疼痛难忍,陈默向院方求助,得到的答复是痔疮急性发作,剧烈的疼痛和肛门部位脱出物上的线圈儿,让陈默很怀疑,而且在生完孩子的两天时间里,妻子都没有排便。陈默猜测没有排便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肛门被缝了。生完孩子三天后,陈默选择了向电视媒体说出自己的猜测:这是典型的打击报复,而且是有原因的,前因就是因为红包的问题,后果就是造成我们这样。7月27日,深圳的两家平面媒体也接到读者,找到陈默和医院进行采访;7月28日,两家平面媒体同时发稿“产妇肛门被缝”、“助产士索要红包”骇人听闻的报道标题,让“缝肛门事件”迅速传遍全国。

  疑问红包有没有退回?

  据产妇的丈夫陈默向媒体回忆,在他妻子进产房之前助产士张吉荣曾经四次来到他们的病房,目的是索要红包。根据陈默的描述,在助产士张吉荣的一再暗示下,他拿出了身上仅有的两百块现金中的一百块钱,给了张吉荣作为红包定金,并承诺事后会给更多。而张吉荣一直没有承认过真的收受了这100块钱红包,因为据她的描述,很快她就把这个红包退了回去。而对于红包被张吉荣退还,陈默认为张吉荣在撒谎。红包的真相到底如何?现在能肯定的是,100块钱又回到了陈默的手中。

  疑问肛门有没有被缝?

  2010年7月29日有关部门在通气会上公布的行政调查报告认为:产妇的肛门并没有被缝,肛门部位那一圈圈的线是助产士针对产妇生产过程中的痔疮出血点做止血处理。但是,在场媒体对此结论提出了严重质疑。通气会结束后,深圳市卫人委立刻在全市抽调了深圳市权威的三位肛肠科专家和一位妇产科专家,带着媒体们来到深圳市凤凰医院的病房,对产妇的身体进行检查,在由这四位专家的签字结论上指出未发现肛门被缝合的情况,助产士进行出血点的结扎是止血处理。对于卫人委抽调的四位医学专家做出的这一结论,陈默依然表示不能认同。

  陈默:我们产检一直都在凤凰医院,医生也没有说发现有痔疮,我老婆之前也没有,我都有问过,包括我老婆认识我之前,有没有过痔疮史,都没有。

  少为(卫生部北京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据统计,孕期痔疮的发生率是大于76%的,几乎很多人都有,如果是内痔的话,在怀孕的过程中,往往是没有症状的,所以大家都不注意。如果轻微的出血,倒不需要什么特别地处理,但是如果有活动出血就一定要用缝扎或者结扎的方法来止血,这是必须要做的。

  深圳市卫人委的调查结论,确定了助产士张吉荣是针对痔疮出血做的处理,而不是缝了肛门。但是,调查结论同时认定,作为助产士,张吉荣对痔疮做的诊疗行为超出了助产士的执业范畴,属于超范围执业。张吉荣认为她做了二十年的助产士,比这个更大的操作都做过,不应算超范围执业,但终,张吉荣接受了罚款处罚。

  何时尘埃落定

  张吉荣:我觉得我太冤枉了,我觉得他说的这个就是无稽之谈,根本没有的事情,而且媒体把我炒作了,报纸、电视、民的那些议论让我受不了,我回来以后,我们同学都说真丢人。我都快疯了,真的。

  :当时你接到这个传票有感到意外吗?

  陈默:我感到非常震惊,原告变被告,被告变原告,我明明是伤者方,怎么倒过来变被肇事者去告了?我真的是非常震惊。

  因为缝肛门,张吉荣失去了深圳的工作,回到了陕西老家,至今她和妹妹一家生活在一起,妹妹也没有工作,彼此帮衬着生活。

  名誉侵权案一审判陈默公开道歉,需向原告赔偿3万元的精神损失费。陈默找到了医学法律专家卓小勤担任他的委托代理人。卓小勤接手后,另案起诉张吉荣人身伤害。开庭的前一天,陈默带着妻子去了一家精神科专科医院,医生在诊断病历上写着“抑郁症?”,建议住院观察。

  :你觉得你们之间这种仇恨越积累越深,真的就是你希望的吗?

  张吉荣:我知道我从他那里什么也得不到,我也没想得到什么,我只需要医务行业,从广大民那里能得到一个公正看法就行了,我什么也得不到。

  :那你觉得你在这一年多的过程中,你失去了一些什么,你得到了一些什么?

  陈默:这个得失现在我还没办法去判断,因为事态还在继续地演变,但是从眼前来看,我失去了工作,我每天一睁眼就是起到一个保姆、照顾家庭,又要做爸爸,又要做爷爷,又要做奶奶,又要做妈妈;煮菜、做饭、做家务、带孩子看病,就是做这些琐事,而且我老婆现在还要自杀,实际上是毁了我整个的家庭生活。

  整个案件的尘埃落定可能还需要相当漫长的过程,即便双方终在法庭上分出了输赢,他们真的能够走出阴影,重新开始生活吗?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纸尿片使用小妙招
成人纸尿裤和护理垫
小儿眼屎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