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流年暗换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41:10 编辑:笔名

流年暗换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苏轼·洞仙歌      六月六,晒丝绸。  晒虫节这天,慧娘一早便将四季的衣服整理出来,日头还未焦的时候,院里的两根竹竿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衣服,宝儿垫着脚尖帮娘把衣服晾好,扯平,然后指着小小肚兜比划道:“娘,娘,我那时原来这么小哩!”  慧娘走过来,抚着宝儿的脑袋,道:“宝儿现在也不大呢。”  娘眼里的孩子,永远是长不大的。  宝儿却是不懂这个道理的,他努力地垫了垫脚,仰着头,一脸神气道:“宝儿是大人了。”又指着晾晒的衣服得意的道:“喏,这么多的衣服,都是宝儿帮娘晾的哩!”  慧娘笑笑,拍拍宝儿的小脑袋,抹了抹宝儿脑门细密的汗珠,道:“嗯,宝儿是大孩子了.进屋去擦擦汗。”  言罢,拉着宝儿进屋,找了帕子要给宝儿擦了,宝儿不依,自己抓了胡乱抹了几下,自己又蹬蹬的跑去将帕子挂了,看着慧娘一旁站了笑眯眯的看着他,越发得意,越想表现,大眼睛骨碌碌一圈,看着慧娘的床,道:“娘,今个日头好,把被褥也晒晒吧。”  说罢,猴儿似的蹦了过去,伸手先将枕头抱了。  这一抱不要紧,就见一件大红的衣裳变戏法的似的躺在枕头下,平平整整,光亮如新。  慧娘的脸,微微变色!  宝儿没看到他娘的脸色,放了枕头,一脸好奇的凑过去看,伸手又去摸摸,滑溜溜的,宝儿啧了一声,回头看着母亲,道:“娘,好漂亮的衣服啊!”  慧娘只微微愣怔了一下,便回过神来,笑道:“小孩子家……”  说着,伸手去拿衣服。  宝儿却先一步将衣服拿了起来,飞跑出去,边跑边嚷:“娘,我帮你挂起来。”  却撞入一个人怀里!  抬头一看,却是邻家的秀兰姐姐,不说话,盯着宝儿手里的衣服,两眼亮亮的,“好漂亮的嫁裳!”  慧娘上前,将嫁裳从宝儿手上取了,笑着问道:“妹子且等等,我去收拾一下,这就出门.”  和秀兰一起去集市,这是昨个儿就说好的。  宝儿怔怔的看着娘又把那件漂亮的衣服收入柜中,又看着秀兰姐姐眼也不眨的看着柜子,问:“娘,你不晒虫了么?”  慧娘点了点宝儿的额头,却没说话,唤了秀兰,道:“走吧!”  秀兰似回魂般道:“姐姐当年嫁人的时候,想必是风光的不得了吧!”  慧娘脚步顿了一顿,道:“过去的事,提来做什么?”  秀兰又道:“只可惜,宝儿爹去的早了……”话刚出口,忽觉不妥,急急的住口却来不及。  慧娘看了看宝儿,孩子一脸天真的看着他的娘,不等他娘说话,自己道:“宝儿有娘就好了。”  慧娘握紧宝儿的手,忽觉心酸。  秀兰不语,宝儿不语,慧娘也不语。  两大一小,一路行来,渐近集市,人慢慢也多了起来,周遭熙熙攘攘一片嘈杂,小镇不大,却也自有气象。  街道两边,商铺林立,小摊一字铺开,商品琳琅满目,秀兰在胭脂水粉摊前停了一下,眼尖的老板看到,立马殷切的唤道:“两位姑娘,我这里都是上好的胭脂水粉,喜欢的多挑几样!”  秀兰和慧娘索性停下。  慧娘自己没挑,样样都帮秀兰看,这个颜色太深,或者太浅,那个香气太浓,或者太淡,秀兰看了挑,挑了看,一旁的宝儿拽了拽慧娘的袖子,冲着另一边买珠链的摊子努了努嘴,慧娘点点头,小声叮咛道:“只在那一处,不可乱跑!”  宝儿点点头,就溜了过去。  秀兰拉着慧娘道:“姐姐看看这个可好?”  慧娘一看,笑道:“朱砂用来点唇好是好,就是颜色深了些……”  老板热络的笑道:“姑娘好眼力,这个确是朱砂,姑娘若是喜欢淡色,我这里也有上好的点唇胭脂。”  说着,又取出一盒胭脂来,用薄纸拭了,递给秀兰,道:“姑娘看看闻闻,可是喜欢?”  秀兰看了看,那颜色是淡粉的,桃红,在唇上抿了,凑着镜儿看,却摇了摇头……  慧娘问道:“还是喜欢朱砂?”  秀兰脸上泛起一丝羞赧,道:“方才看了姐姐的嫁裳,便觉那红和这朱砂红像极,若是日后……”  她说了一半,脸先自羞的通红,慧娘了然后也笑,道:“原来是和李秀才的喜事近了!”  秀兰娇嗔道:“姐姐……”  慧娘看着秀兰唤姐姐的娇羞模样,忽的却想起另一人来,这两人一般大的年纪,个性却是似足各自的名字,翠红火爆,秀兰委婉,说起心上人时,却如出一辙的羞红了脸,讷讷不能言。也不知那丫头今日如何,掐指算来,却已是八年未曾再见了!  八年的时间,自己不也从当初争强好胜的胭脂,变作今天市井妇人的慧娘。  慧娘笑叹一声,回过神,秀兰已买好胭脂,转过身,宝儿扑在她的怀里。  慧娘轻敲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嗔道:“疯跑什么?”  宝儿先是一笑,继而献宝似的伸出手来。  汗涔涔的手心里,躺着一枚破碎的琉璃。  宝儿晃晃手道:“买珠链的大叔不小心自己打碎了,我捡了碎片回来。”  慧娘问:“要这做什么?”  宝儿得意道:“给娘镶在木钗上,这样木钗也好看了呢。”  慧娘笑道:“你倒会想,哪里见过木钗镶琉璃的?不要了吧……”  宝儿急了,一跺脚,将手握了回去,藏在身后道:“娘,好不容易得来的!”却不想握的紧了,琉璃碎片的尖角硌的手疼,忽一松手,琉璃片掉在地上,宝儿赶紧回头去捡,却转身转的急了,就觉脚下什么东西一声脆响,一抬脚,正是原来那琉璃片,碎的更细,宝儿脸一皱,委屈的想掉泪。  秀兰赶忙劝道:“宝儿不哭,都捡了起来,姐姐帮你包了。”说着拿出刚才拭了胭脂的纸片,小心的接着碎片。  宝儿嗅了嗅,奇道:“好香!”说罢伸手去摸,胭脂沾上了手指,纸立刻显出原本的一丝颜色来。  宝儿将手指凑到鼻前,嗅了嗅,手指捡琉璃碎片的时候,沾了尘土,和胭脂混在一起,宝儿便搓了搓手指,胭脂便被手心的汗融了。  宝儿突然就觉得怅怅的,仰头看着他的母亲,道:“不好,这些都不好!”  慧娘问:“哪里不好了?”  宝儿有些委屈,道:“琉璃碎了,胭脂也没了,不好!”  慧娘微微一笑,拍拍儿子的头,道:“琉璃易碎,胭脂易褪,世上美的物件,往往也是不易长久。”  说罢,竟自恍惚起来……  那年月,她叫胭脂,的姐妹叫琉璃,他们俩是花楼里两朵牡丹花,于繁华中竟自妖娆,却是浊世难自立。迎来送往的生涯,过的日日忐忑。  都道是花无百日红,那日琉璃咬了牙,跟了那落魄秀才于夜色中私奔而去,胭脂本想琉璃算是苦尽甘来,却不想,不到半日再见琉璃,秀美的脸上伤痕累累,只留着半口气,一喘一喘的在她耳边低语着,“琉璃今日碎了,却是不悔!”  不悔,她也不曾悔,遇见许公子不悔,嫁于他为妻不悔,成全他忠孝两全也是不悔,独自养大宝儿也是不悔……只是,胭脂不再是胭脂,如今的胭脂,叫慧娘。  琉璃碎了,不悔!胭脂褪了,也是不悔。  秀兰和宝儿将碎了的琉璃细细裹了,正要唤慧娘……  锣鼓声响,街头那边,熙熙攘攘走来一队人,领头的是县府的衙役,高举着“回避”,“出巡”,从人群中穿流而过。  队中央高头大马,车辇迟迟,有风吹过,帘起无声,车内官员面目乍现,秀兰看了,竟觉的有些眼熟。  宝儿跳脚:“我也要看大官!”  慧娘怔在原地,秀兰抱起宝儿时,也忽然愣怔,在抬头看看那车,车已走过,秀兰拍拍头:“我真是昏了头,怎会觉得宝儿和那大人长的像呢?”  慧娘回神,拉住还在蹦着要看大官的宝儿,笑道:“不要顽皮,该回家了……”  宝儿大声嚷嚷:“就看一眼,就看一眼!”  车内人似乎听见,撩起车帘,回头看了一眼。  慧娘拉着宝儿已经转过了身……  衙役大声开道:“巡抚许大人巡查至此,闲人避让!”  许大人有些茫然,刚才的那个身影,很熟悉……  秀兰羡慕道:“听李家哥哥说,巡抚大人是当今的驸马爷呢!”  慧娘拉了拉还在回头望的宝儿,笑道:“官家和我们老百姓,一重天,一重地,远远看着,就好了。”  秀兰想了想,点了点头,牵过宝儿的另一只手,宝儿兀自得意的说:“娘,回去我就给你把木钗镶了琉璃!”  慧娘点点头,轻声道:“好……”  日已西斜,金波淡,思绪婉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2009-06-06 共 31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撕裂3

下一篇:光阴如梦离之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