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江南狙击湖泊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45:45 编辑:笔名

茜色的夕照依傍着潋滟的湖光,跳跃的金色熔铸着难忘的时光,老翁倚着窗台远眺,边上摆放着几盆向阳花,注视着夕阳,听着从草垛里飘出的几声虫鸣,远处迤逦的群山,嶙峋的身躯贪婪地呼吸从天壁流落的空气,像雨后的街道上嬉戏的孩童渴望火花缠绕的韶华,如萤火虫的光辉游走在夏天,它易逝,却不易抹去。   夕照臃肿地爬行,路过老翁脸上被岁月雕刻成的褶皱树皮,一绺绺的白发间隐匿着乌黑,散乱的胡髭,还有那未修剪的胡渣,凹陷的眼珠记录着青史,晚饭之前,对着夕照发呆,落日之时,回忆残羹年华。   那年,他风华正茂,悠闲时独自坐在枫树下仰视一片一片凋零的枫叶,思索着自己读过几年书,于是在县城里一所新式学堂就业,生活悠闲,偶尔可以去街对面购上几本书,比如《安娜卡列宁娜》、《复活》等他无数次的翻阅,激荡着心绪,像是一块木头被火柴点燃,期待着也就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冬天。   风刀霜剑的一月,学校来了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他时不时偷瞄几眼,心潮涌动,辗转着不能入睡,他思念她曼丽的身姿,凝冻他神情的气质,他发现他爱上她了,于是开始追求,有时赶潮流,买了几朵玫瑰,有时应口味,送了几袋书籍,于是就这样两人相爱了。   教学多年,他们在城市的边缘买了套房子,围绕着周遭的有连绵的青山,泛着岁月的涟漪的湖泊,感到生活的美好,时光流淌着,透出“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意境,四季交替,他们爱上了这老屋,遗憾的是产下一子却不幸溺水与他们离开,或许孩子会在天堂唱着歌吧,那边天使那么多,他应该过得很快乐,两人释怀,经历了丧子之痛,两人也没敢再对子女有什么渴求。两人相濡以沫,希望像婚礼上讲的那样,缠缠绵绵爱意不绝,即使朴素孤独辛辛苦苦朝朝暮暮也要白头偕老相守终生不卑不亢。   老翁回想着,思绪像是蜡笔勾勒着天宇,凌乱着爱的痕迹,走下楼对视着同他一般花白头发的老婆子,她的年华献给了他,他从心底里宽慰,那种对妻子的爱,如飓风席卷着窗帘,如硫酸腐蚀着磐石,虽然年迈,心却常青。他常常坐着公交车提着篮子去买菜,攥着篮子幸福的望向窗外,时间并没折断他的初衷,坐在车上,沿途如延伸的藤蔓般的房屋,弄的老翁眼花缭乱,他怜悯现代人,他想起那句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那天,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老翁好客,也没多想,拉他在一楼客厅里闲聊,客厅很朴素,觉得豪华的是一床新的沙发,客人亮出身份,修长的手指上戴着晶莹的戒指,体面地递给老翁一张名片,老翁接过,看了几眼,了解了对方的身份,便问:“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们公司觉得有必要在你这做拆迁工作,我是来与你谈相关细节的。尤其是关于补偿的问题,我们公司是和善的,相当愿意与您好好合作。”显然工作人员准备的很充分,觉得定能拿下这对老夫妇,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配上体面的西装,却让老翁感到厌恶。   “我的看法是贵公司与我们并无关系,我对房地产也没兴趣,先生还是请回吧。”老翁颦蹙着双眉,脚踏这块土地,经历菲菲雨雪,徘徊在如宝石般迷人的夜,少了喧嚣后的安宁,可以在顶楼看天,星光璀璨,不会因城市的灯火与缭绕的黑烟而模糊,他更加坚定,他想送走这个无聊的人。   “不,老大爷。这是十分划算的一笔买卖,我们可以给你大约一平米3000元的补偿,我们看过了,包括你这房子和你房边的几块农田,大约你可以捞到几十万吧,有了这些钱,你们可以在城市里买间像样的房子,这是很划算的。如果有什么让我们有了牵连,不就是我们对您的照顾和关心吗?大爷你一定得好好考虑。”说话时,这人不断的架架眼镜,这话从他嘴中出来,似乎他真的很关心老翁,但那双眼睛却洗不尽的奸诈,狡黠的目光旋转着,手发了牢骚地抠着沙发,时不时又抬起手看看时间,但其实他只是想炫耀一下镀金的手表罢了吧。   此时,老婆子端着两杯茶水走来,吆喝着他喝茶,站在一旁,时而扽扽衣角,看着客人腈纶的衣料,绸缎般的丝滑,像鱼细腻的鳞片,这种人和她们是扯不上关系的,老婆子有点担忧。她急切地问:“老头子,这先生是来这干嘛的?”客人急忙回答:“我来谈工作的,关于你们的房子,大妈,你看你们房子也旧了,如果交给我们公司,我担保可以建的很美观,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他说着,指指墙壁,的确,墙壁的的白漆像是烂泥一样贴着,佝偻着似乎只要一碰就会牵连一大块的白漆脱落。   “老头子,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呀,是要我们的房子吗?”老婆子狐疑地问。客人装做不拘一格,握起一杯茶就喝,吃到叶片,嫌弃的翕动嘴唇小声地吐回杯中,放下杯子,挪动挪动领带,一本正经的回答:“大妈,就是我们希望把你的房子拆了重建,重建后房子就不再属于你们了,但我们可以谈谈补偿金,尽量为你们着想。”   老婆子想说话,被老翁打断:“这位先生,我凭什么相信你呢?而且我也没有要补偿的意思,我喜欢这里,喜欢窗外的层林尽染,喜欢与自然相处时的空谷足音,这些你有兴趣吗,城里的生活应该很奢华吧,以前我是教书的,平时没事就写写文章,看看风景,尤其是乡村,你嗅嗅,青草和雨露的芳泽,馥郁了这一带的土地。”客人听着,他觉得这很无聊,这是庸人的借口,他怜悯这对夫妇,又因为自己的怜悯而无比自豪,总之,这客人沉浸在自己对自己的幻想中,他觉得与这对穷夫妇相比,他富裕多了。   “是的,你说的对,”其实他并不觉得,但还是附和着他,“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社会繁荣需要建设,过时的建筑终是要被淘汰的呀。”   老翁摇摇头,说:“不行不行,我们在这生活了这么久,说什么也都是不会走的,你还是去找别的人家吧。”   客人恼怒了,但他还能控制自己:“这不是你和我能决定的,我们是共产主义社会,所有的土地都是国家的,国家的决定是不能违抗的。”   老翁觉得对方把国家说出来就太可笑了:“难道拆我房子这件事是国家要求的,那为什么国家要把我的土地给你们呢?先生你太可笑了。”老婆子听着他们的对话,想说几句,但又觉得不合适。   “不是不是,拆迁是国家繁荣的重要一项内容,我们可以向政府申请,批准了就是政府支持强拆,谁也没有办法。如果住户过于顽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客人仍旧用手不停抠着沙发,他想着事情办成了就去潇洒一晚,至于家里的老婆,管她呢,就说是公事吧。   “你请回吧,这事我会和我妻子商量的,到时给你一个答复,当然,我真的很喜爱这个地方,所以哪里做不对就请原谅了。”老翁意识到身边的妻子处于不知所措的情境,“老婆子,你去送一下这先生吧。怎么?要不你留下来吃一顿晚饭也行。”   客人很不屑,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说:“我一定要说的是,这事无论你答不答应,其实我只是过来通知你,谈得来的话,大家好商量,要鱼死网破我们这些人没饭吃也是不行的,所以早晚是会拆的。请你们想清楚,价钱我们可以再讨论。”   送走了客人,老翁攥紧了拳头,“他说的是什么话,原来只是一群地痞流氓呀,老婆子,不要理他们,面对这群人,你懦弱了,他们会看见你的懦弱,他们会更加压榨我们,他们些许以为是我们觉得价钱太低了吧!不说了,烧晚饭吧,不要让这种事影响了心情。”   老婆子忧伤的眼角被皱纹掩盖,她担心老头子,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个脾气,别人越要求他,他越不干,当然,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只能支持,她呢,也是不希望离开这的。   迎来了温暖的夕阳,老婆子烧饭,老头子房子边闲逛。老头子在田地里走着,金黄的油菜花被嫩绿的叶片托着,夕阳洒在田地上,盖上一层纱,又像天然的保鲜膜,总之,田地绽放出勃勃的生机,这与老头的忧伤心情相抵触,老头抵抗这自然的美,却发现无力,却发现自己的心情被夕阳与油菜花侵蚀,他先前的恐惧被丝缠成一个纯白的茧,他不能离开这,是这里,他曾今带着他的孩子在这里看过夕阳,他在菜地的土堆边看着孩子在油菜从中嬉戏。孩子总是喜欢奔跑,偶尔不注意的踩折了几颗油菜花,无碍,哪一个纯真的孩童能抵住火红夕阳的诱惑呀,回想着,老翁坚定着,他要抵制住金钱的诱惑,这里是他的回忆的发源地,他的汗水播种在肥沃的土壤里,他的爱情凝结在窗花上。夕阳照射在他脸上,他想着,这是一种使命,守住纷乱的城市中一处平凡的宁静。   老翁对自己的感悟感到满意,沿途的风景也都微笑着,老翁明白了,就算他同意了,这花花草草鸟鸟兽兽也绝不同意,被唤醒的聂赫留朵夫大概也是他这种心情吧。人类太自私了,他们以为自己是自然的主宰,自然需要他们,即使他们知道,如果人类消失,就连纽约这样的高度现代化城市也存在不了几百年,可他们还是骗着自己,他们说“我们需要发展”,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口号,大多数人的心里却是我们需要金钱。   老翁走往周边的邻居问候,向他们传达了他的看法,在这一带,他是有尊严的,几乎每一户都记得他的好,大家都齐心,都坚持要守住这片土地。他们也都默默相信,即使商人是奸诈的,政府也应该会为他们着想。也有多数人迈入了古稀,大家生活了几十来年,彼此心照不宣,老翁走后胸腔里一种脱俗的温暖,融化在血液里,参透进骨髓中。   一只黑漆漆的猫瞪着琥珀般的眼珠,在屋顶上蜷缩着,稍稍仰起额头,望着天,就这样子,看着天空如何变成星空,他不时看看在田地里的老翁,这只猫臆测着,老翁对它们的感情不是都市里的年轻人用冰冷的鼠标汇给父母亲的几万元那么庸俗。   老翁在卧室的一张桌上点了一根蜡烛,孱弱的微光点不亮整间卧室,火苗在墙壁上跳跃,有节奏的伴随着猫鸣波澜起伏,老翁没注意到,今夜的猫不同以往,妻子已经睡了,看过她迷人的笑涡,想着那些年他送玫瑰花的羞涩,那时的大男孩如今要承当着照顾小女生的义务,没错,在他眼中,爱情是不会因为年龄变质的,能变质的是人情世故,不是他。   老翁翻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他想在书中寻找帮助,累了的时候他会看看钉在淡黄墙壁上一张他和她的合影。儿子也在里面,儿子短短的头发黑的诡异,圆滚滚的眼珠闪烁着孩童的天真与烂漫,像火烧云的缠绕,像潮汐涌来的贝壳。他将贝壳用线串成项链,做成相片里儿子脖颈上带的那样,其实呢,那串项链就是他做的。老翁流下泪,是他的不重视害儿子的生命被淡水夺走,他埋怨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埋怨,他希望这种埋怨能抚慰心里的哀伤,但哀伤却像李清照一样“只恐田间油菜花,载不动许多愁”。   第二天的清晨,地面潮湿,时有花瓣凋落被镶在鹅软石铺成的路上,雨后烟云,缭青山环绕,山中风景,汇心扉宁心。   老翁为妻子准备了早餐,搭着公交车上了县城,他想去房管局问问情况,通过询问路人找到了房管局。有人来接待他,老翁颤抖着走进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那人介绍自己姓楚,刚在这工作也不久,老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便说。老翁颤抖着不是害怕,空调吹出的冷气蹂躏他单薄的衣裳。楚先生会意,关了办公室的空调,并把自己的外套脱下:“老大爷,你先穿着,我没关系。”楚先生的笑是率直的,肌肉没有痉挛,笑地很甜。老翁也颇为感动,他说不出话,直到楚先生提醒他,他想起此行的目的,顿时泛起一丝丝的忧伤。楚先生说:“大爷,是因为房子的问题吗?”老翁点点头,把他想说的一概说了出来,楚先生乐意地听着,老翁越讲越激动,他觉得对面这位阳光的男孩像他逝去的儿子所以倍感情切。他本来只是想把自己和村民的愿望阐述一遍,不知怎么的,话一出口磕磕绊绊的,讲完了,他不觉得楚先生能懂,但楚先生微笑着,边听边认真做着笔记,大概是懂的。   楚先生对老翁说:“我会向上级反映你的问题,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拿着,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工作上我严格办事,私底下我也很乐意帮助你的。”老翁听着一句觉得难受,倒不是因为讨厌这个年青人,他承诺有什么困扰尽力帮他,但老翁怎么好意思呢,收下他的名片乐呵呵的笑着向年青人至上谢意,临走时,将外衣脱下还给了楚先生。   老翁走后,楚先生坐在办公椅上沉思,他想着老人的事情,随机找了本正式的本子,记录了下来,准备反映,虽然这成效不大,突然他咬咬牙,挺直地站立走出了办公室下了楼打了一辆的士回家了。   老翁的住所,来了一群人,头发留的长长的,各种颜色的涂鸦,头发绚烂的很,他们在住所旁闲逛,折树枝,踹树干,玩得不亦乐乎。老翁的妻子躲在家里不敢出声,打电话给老翁,老翁接到电话时正走出房管局,便急忙的拦了一辆的士,这在以前是不会发生的,但现在他心急如焚,车行驶着,老翁稍微平静下来,想着自己回去又能怎么样呢?于是战战兢兢的打了110。是有警察赶到了,周边的邻居也都出来,这群马戏团的小丑被警告过,走了。 共 849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不同时期前列腺结石的症状
黑龙江治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暗恋34

下一篇:荒凉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