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制造情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27:02 编辑:笔名

8岁时,弘以“小”自居。每天的乐事莫过于背着军用黄书包,哼着“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蹦蹦跳跳在乡间小道上。其纯洁程度,不会逊色于“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而的创意,则莫过于在破旧的课桌上用小刀咬牙切齿地刻出一条若隐若现的“三八”线,然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女同桌的胳膊肘。此时此刻,弘的愿望莫过于她不知不觉越过界线,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她的粉臂上赏一老拳了。若同桌因此而面红耳赤甚至气急败坏,那阴谋得逞的满足感就更强了。至于所谓的怜香惜玉,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也对,懵懵懂懂的年纪,总不至于成为人精。  18岁时,弘以“潇”自居。据说取“洒脱、倜傥”之意,也算自视甚高了。按照歌德老人家“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的光辉论断,此时的弘自然也就进入了朦朦胧胧的思春阶段。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异性同桌因此得以光荣地首先进入其视野,成为首任朦胧对象。于是乎,课上课下,举手投足,开颜颦蹙,她的林林种种,均成为其遐思的诱发因素。至于幼时风行的“三八”线,则早已“春梦了无痕”,成为不堪回首的过去。可惜,居心叵测地碰触散发阵阵体香的粉臂也好,心怀鬼胎地窥视笑靥若花的玉面也罢,终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徒然发出“风花雪月寻常事,心花未到怒放时”的慨叹,让人引为恨事。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隅”,在“甲中意于乙,乙中意于丙,丙又中意于甲”的模式作用下,居然也有对弘暗送秋波的小女生,好歹部分满足了他的颜面。荒唐却不失纯真,无聊却不失回味,弘就这样度过了他的青苹果时代。  28岁时,弘以“笑”自居。笑什么呢?正如弥勒佛的两句箴言“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弘似乎已经走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迷误,转而进入“却道天凉好个秋”的闲适,故而笑看风云淡,不执著拘泥于情感的牵牵绊绊了。于是,看到同龄人携妻带子,他一笑置之;听到父母长辈关于成家立业的焦虑担忧,他不置可否。然而,某一天,弘却动摇了,真的动摇了,并发出类似于“天问”的疑惑“我真的老了么”。  那天,弘跟往常一样回到家里。  “小弘,”还未落座,一个略嫌苍老的声音就从后间飘了出来。  “谁呀,我讨厌人家这样称呼我了!”老大不小的弘皱起了眉头,并面露愠色。  一位颤巍巍的老人拄着拐杖走出来,一旁的娘赶紧介绍:“这是住远谷峰的爷爷,有五六年没来过这里了。”弘连忙收起不快,以笑脸迎之。  “哦,这么大了!要是走在路上,肯定不认识了!时间真是快呀!”老人走过来,干巴巴地摸了摸弘红活圆润的手,感慨万分。  “老婆找好了么?什么时候结婚?”聊着聊着,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到了这儿。  “没有,还早呢!”弘一阵尴尬,可还是嘀咕了一句。  “早?不早了!”老人反驳道,“再拖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就看不到了!你看看娘,头发白光了,她也等着抱孙子歇力呢!”  “爷爷长命百岁,一定能够看到弘结婚!”娘连忙接口。  “我不急,可娘呢?还别说,她头发真的白了许多。为人子女者,若心中只有自己,那真是不孝之至!与‘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相比,真有天壤之别了!”晚上,弘望着天花板,一边数着纹路,一边不住思索。  “也许,我不仅仅代表我自己,可能还有其他应有之义吧!”想到,弘自言自语地说,“那么,作为老男人的我,就来制造一段感情!”  一念至此,弘的情感系统突然被激活,犹如平静的水面投入一粒石子,激起阵阵涟漪,与“吹皱一池春水”简直就有异曲同工之妙。“谁呢?该是谁呢?可以可能是谁呢?”弘以哲人的姿态进行了检索和扫描。  蓦地,弘心里咯噔一下,思维定格在了一个特定区域:是她,就是她了!  弘的思绪被牵回到两个月前:  那是个七月流火的日子,阳光毫不吝啬它的光辉,只管尽情释放火一样的热情,小草早已不堪抵受帅哥的疯狂,软绵绵地拜倒在风火轮下,郁郁古树的潇洒程度也大幅缩水,从“参天耸立”演变为“亭亭玉立”,成为不折不扣的阴阳树,至于虫中君子知了蝉,则不厌其烦地用“知道了知道了”来表示“相当初,比这热多了”之意。弘就在这样的赤日多重奏中光着膀子,留守在放假后鬼都懒得光临的单位。  但某个午后,正当赤裸上身的弘昏昏欲睡希望与贤者周公作梦中交流时,身边的电话突然惊天动地地响起来,他一个激灵,顾不得擦去口水,赶忙拎起话筒。  “喂,旮旯花心研究所么?请开一下铁门。谢谢!”弘探出脑袋一瞅:可不是吗,大门外真立着一位连衣裙女子。  弘赶紧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又匆匆忙忙地奔将出去。及至靠近,终于一睹庐山真面目:伊身材高挑,素色碎格裙极是合体,年龄也就在二十五六岁上下,浑身充满青春活力;五官倒也寻常,既不见得特别出众,也挑不出显见毛病;肤色么,健康而已,甚至略嫌黝黑。  经短促交谈,弘得知伊芳名为草,并即将以新人的身份加盟旮旯,成为他的新同事。此次前来,颇具打前站或者踩点的性质。  “原来这样。”弘忍不住又偷偷看了草一眼,脑中突然涌上“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  不久,草正式加入,且成为弘的对桌。  再后来,弘发现草居然是他儿时课桌三八线受害者花的胞妹。“人生何处不相逢?这世界真是妙不可言!”他自我解嘲道。  收回思绪,弘又有些迟疑不决:“为什么是她呢?都说‘一见钟情,终身难忘’,可我们的面何其寡淡,几乎就波澜不惊嘛!”“也许,铃声响起的一刹那,就触动了我的心弦罢!要不,为何会在此时凸现她的倩影呢?”另一个声音极力说服他。  次日,弘再见到草时,眼神便有些迷离兼怪异。  不几日,同僚便窥出了蛛丝马迹,纷纷打趣起来。哎,男人真不能对异性有想法!否则,就不是暴露不暴露的问题,而是暴露的时间问题。  一次,号称“情坛独孤求败”加E时代“高手高手高高手”的某公在弘和草之间的黄金分割处高谈阔论,直言如弘般好男人乃“人间稀有品种”,并罗列其十大优点,直说得唾沫飞溅,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意,直如“司马昭之心”般“路人皆知”,可草却浑然不知,以置身事外状坦然应对,其“大智若愚”的精深修为让弘惊讶不已。  “他在推销我这老男人呢,你有何评论?”该公离去后,弘投石问路。  “是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出来?”草抬起头,一脸的茫然,一如她的眼神般纯净无暇。  我无言以对,便说:“今天的天气真是……哈哈哈!”  暂时的碰壁,反而激起了弘的雄心。  机会很快再次到来,在科研常识竞赛中,单位收到层次参差不齐的答卷近百份。因弘、草相对年轻,精力相对旺盛,或者还有“君子成人之美”的良苦用心,故而评判的光荣任务义不容辞地落到了他们的肩上。只要加班,就能加出浓浓深情,弘对此一直深信不疑。  周五下班时间一到,人们即以敦克尔科大撤退的速度,轰的一下走得彻彻底底。顿时,偌大的单位只剩弘、草这对孤男寡女。  弘殷勤地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后,夜色也随之降临。  “咦,请教草专家,这题怎么办?”弘抽出一张答卷。  “什么?”草探出粉颈,转过头来。  弘悄悄地闻了闻伊的发香,并顺带欣赏了伊的美丽颈脖后,才提出问题:“就这。参考答案为‘鲸鱼像鱼不是鱼’,可这位老兄做的却是‘鸭嘴兽像售不是兽’,岂不荒谬?可是,看看又比较工整,蛮像一回事。你说,怎么办?”  “应该可以。如今答案都讲究多元化,并不。”草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后说。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以后要多伸友爱之手,帮帮迷途羔羊。”见到借别人口说自己话的目的成功达到,弘不禁喜不自胜。  “好啊!”话一出口,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红到了脖子根,“你真坏!”  柔和的灯光下,映着两张红通通的脸。  ……  渐渐地,关于弘和草的舆论如“燎原之火”般熊熊燃烧,而弘不置可否的坏笑又让这些舆论的内涵越来越高深莫测。  终于,草卷了进来,竟然真的成为弘的情人。  原来,感情可以这样制造。 共 32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具体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长春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衡阳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贵港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百色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妇科医院 玉溪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昭通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哈尔滨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齐齐哈尔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齐齐哈尔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鸡西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普洱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普洱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IMCC医院哪家好 楚雄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红河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文山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佳木斯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佳木斯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西双版纳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德宏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德宏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德宏全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沈阳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嘉峪关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大连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眼科医院 鞍山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金昌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张掖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丹东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张掖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陵水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陵水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保亭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综合医院哪家好 西宁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全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一乙医院哪家好 朝阳一丙医院哪家好 合肥其他医院哪家好 咸阳一级医院哪家好 延边一丙医院哪家好 临夏二级医院哪家好 甘南三丙医院哪家好 贵阳二级医院哪家好 贵阳二丙医院哪家好 护肤品 阳痿怎么办 白癜风的病因有那些 周口男科医院 珠海牛皮癣医院